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手机游戏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时间:2017-7-27 10:55:59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77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张谦觉得今年做错了两件事。一是还没进入夏天,就洗了个冷水澡,生了病。二是让儿子仔仔玩了一款手游。大病一场昏睡几天后,也就痊愈了,让他始料不及的是,原本很黏他的儿子,离他越来越远了。对家长来说,王者荣耀可能只是一个游戏,但对孩子们来说,那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你要夺取他们的游戏,就得...

张谦觉得今年做错了两件事。

一是还没进入夏天,就洗了个冷水澡,生了病。

二是让儿子仔仔玩了一款手游

大病一场昏睡几天后,也就痊愈了,让他始料不及的是,原本很黏他的儿子,离他越来越远了。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对家长来说,王者荣耀可能只是一个游戏,但对孩子们来说,那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你要夺取他们的游戏,就得弥补这一块缺失的生活。

在腾讯游戏官网上,这款名为“王者荣耀”手游,带有红色“H”标记,表示它如今热度非凡。

日活跃用户超8000万,累计用户数则超过2亿——这意味着,几乎平均每7个中国人里,就有一名“王者荣耀”玩家。

张谦没想到,这会成为他烦恼的起点。

7月3日起,人民网和新华社共累计发表多篇评论,针对“王者荣耀”令未成年人沉迷、歪曲历史等方面进行批判,其中人民网引用数据称,游戏中未成年人占比超过五分之一。

而腾讯的回应则提及TalkingData发布的《王者荣耀热点报告》,称玩家主要是上班族,中小学生占比不足3%。

无论哪方数据更真实,未成年玩家群体都是构筑“王者帝国”的基石之一。

7月初,腾讯上线“王者荣耀”防沉迷系统,限制未成年人登录时间,但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 众多中国家庭,和父亲张谦一样,不得不面临同一个问题:“孩子玩王者荣耀,我该怎么办?”

1

第一次玩“王者荣耀”是什么时候?

10岁的仔仔立即给出答案:2017年5月1号,劳动节。

父亲张谦感冒,担心传染,把手机给了他,让他“离爸爸远点”。

仔仔很乖,拿着手机跑到另一个房间,不忘问一句:“老爸,我能下载王者荣耀吗?”

张谦当时不以为意——不就是个手机游戏嘛,他一挥手:“去吧去吧。”

仔仔欢呼一声后,立即消失了。

此前张谦就听仔仔多次说起过王者荣耀,称班级里的同学们都在玩,他并没有太多抵触。

36岁的他回忆往事,自知当年和仔仔一样,也有过为游戏着迷的时刻。

身为80后,张谦的童年正是日本任天堂红白机进入中国、掀起家用游戏机热潮的时代;再后来,游戏厅、台球厅、录像厅、网吧依次串起少年时光,他也会因游戏被父母责骂。

在“我要玩游戏”和“不准玩游戏”的循环抗争中,张谦长大、结婚,成为一名父亲。

2007年,张谦26岁,仔仔出生了。“原来小婴儿的哭声像鸭子叫。”他总担心自己还没做好当父亲的准备。

思索一番后,他做出一个决定,“要做一位开明的父亲。如果孩子要玩游戏,就让他玩。”

他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朵——那是小时候因为偷玩游戏,被爸妈揪的最多的部位。

孩子的天性就是游戏,无论以怎样的方式,张谦看到仔仔,也会模糊想起自己10岁时一堆小伙伴聚在他家玩“魂斗罗”的情景——那确实是对游戏最渴望的年纪。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地铁中,一名中学生在玩王者荣耀。图/ 易方兴

但很快,张谦后悔了。

正值五一假期,从当天下午2点起,仔仔就没走出过房间,张谦没有制止,仔仔也没有停下,直到3小时后,才极不情愿地把手机交还到他的手里。

他不解,仔仔却说,再没有比这更酷的游戏了,“你在里面可以选各种厉害的角色,用很厉害很帅的技能。”

仔仔觉得,一进入游戏,就能立即脱离了家中那个13平米的房间,驰骋在一片更广阔的天地里,那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,英雄们奋勇杀敌,共同守护家园。

2

第一次听说王者荣耀是什么时候?

仔仔描述起自己班上的那位“带头大哥”。

每一个班级里,都有那么一个最先开始玩王者荣耀的小学生。对仔仔而言,“带头大哥”就是同学董子超。

董子超是谁?

仔仔换了一种充满崇拜的语气描述着董子超:副班长,每次数学都能考100分,足球队前锋。

仔仔在北京海淀区一所重点小学就读,在这里,被询问过的10个男孩中,有7个听过王者荣耀,其中4个几乎每一两天就要玩一次。

学校小商店里卖得最好的商品,也是王者荣耀的卡牌。一块钱一包,8张卡,随机对应不同的英雄。

在仔仔的描述中,几乎班上所有同学都在收集这些卡,甚至还有不玩游戏的女孩们,因为这些角色好看,制作精美。

一名小学一年级的女生展示她收集的王者荣耀卡牌。图/ 易方兴

在这里,王者荣耀所代表的东西,可能比家长们的想象更为复杂。更准确来说,它是一种符号,是潮流的象征,也是孩子们社交的工具。

周燕有一次十分惊讶,她以前从没听说过王者荣耀,直到有一天带读三年级的儿子王达去见朋友,朋友家的孩子跟王达年纪相仿,第一次见面,两人打招呼的内容是:

“你会玩王者荣耀吗?”

“我会!你呢?”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玩王者荣耀的人,通常是孩子们的焦点人物。图/ 易方兴

他们像相识了多年的朋友,很快就聚到一边聊天去了,这让周燕一度觉得“匪夷所思”。

长久以来,周燕对儿子管束严格,总限制他的玩耍时间。

除了上学放学都车接车送,到了周末,有同学邀请王达去家中玩,也常被周燕拒绝。

“我想给儿子一个没有干扰的世界。”周燕说。她给王达报了奥数、语文、钢琴、萨克斯等4个以上的补习班。

生活被“封锁”的王达,形容离开学校后就“如同监狱一般”。有时候,他宁可去上学,“因为放假比上学还累”。

但王者荣耀是“一扇窗口”,因为“在家里也能和同学们一起玩”。

仔仔是王达的反面。从记事起,他对父母的认知就是“忙”。“他们没时间陪我”。有时候,他甚至希望父亲张谦能把自己管得紧一点。

他家刚搬到一处近郊小区,从二楼的窗户向外望去,看到的是一片葱郁的小树林,那里的小型篮球场常常空着,可他找不到一起去打球的人。

“搬了好几次家,刚跟一个朋友玩熟,马上就又要离开了。”仔仔抱怨说。

玩王者荣耀后,他发现之前的朋友们也在游戏里,虽然远隔几十公里,分散在城市的不同角落,但如今又能一起玩耍。在游戏里并肩厮杀,让他觉得,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3

用父亲的手机下载游戏的那一刻,仔仔终于成为他所在的四年级二班男生里第8个玩王者荣耀的人。

这也意味着,他是进入这个等级序列的新人,战斗力弱。

那天下午,3小时里打了8盘还是10盘对战,仔仔记不清了,只记得“一直在输”。

其中一次战斗里,仔仔由于死去次数太多,被队友埋怨:“你玩的这么菜,是小学生吧!”

仔仔既气愤又无奈——他确实是小学生。

这激起了他强烈的求胜心。那天以后,他有了一个愿望,“有朝一日,我也要玩到可以骂别人的水平,也要说一次别人是小学生。”

可段位才是实力的证明。

在王者荣耀构筑的“王者帝国”里,阶级分明,有着严格的界限,以此刺激玩家进阶。

它同金字塔一样盘旋而上,分成6级,象征最强实力的是“王者段位”,紧随其后的是钻石、铂金、黄金和白银段位。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王者荣耀段位等级图/ yoyo

最下层和它的名称一样朴素,“倔强青铜”,是一群战绩垫底、仍在坚持玩游戏的菜鸟。

每一个进入王者荣耀的小学生,都必须接受这个设定——输赢代表一切,段位低的人就是比段位高的人要弱。不想当弱者?那就努力玩游戏,努力冲排位吧。

仔仔班上的董子超,是钻石段位,这也意味着,他是“王者段位”之下的最强者,对小学生而言,这已经算高手中的高手,任何一位“钻石段位”出现在战队里,都能大杀四方。

仔仔如今已经玩到了“白银3”,在班级里的男生中排名第四。他的下一步计划,就是超过排名第三的同学。

那个同学的段位是“黄金4”。这意味着,仔仔至少要连续胜利10局以上。如果算上失败的话,则需要更久。

他自称现在每天最希望的事,就是排位赛能赢,赢了就能有积分,积分到了一定数量,就能晋级。

而被称为英雄皮肤的游戏道具,也是阶层划分的方式之一。

仔仔希望让自己的角色穿上与众不同的衣服,释放出彰显个性的技能效果。

一个角色往往有三四套皮肤,这些皮肤的价格从免费到数百元不等,当然,越贵的皮肤,制作越炫酷,也越华丽,打上“稀有”与“限定”的标签;而免费的皮肤,则被称为“屌丝皮肤”,并不受人待见。

成人世界里的攀比、拜金、甚至更复杂的情绪,都能在这个游戏里找到影子。

4

张谦发现,仔仔变了。

最显著的变化在于儿子向他索要手机的次数直线上升。以前是每3天玩一次,现在是见面就缠着要玩王者荣耀。

同样显著的还有学习成绩的下滑。仔仔今年刚上小学四年级,此前在班上成绩不错,语数外都是95分以上。“自从玩了王者荣耀,有两次数学考到了90分以下。”张谦有些忧虑。

周燕遭遇的则是更直接的“挑衅”。她6月份收到的信用卡账单显示,网络支付花费了3000多元,“我那个月根本就没买什么东西”。

再一查短信,发现银行发来的短信都被删除了。打电话去银行询问,对方告知她,很可能是孩子玩游戏充值时的消费。

那天晚上,她把儿子王达叫到面前。王达一开始拒不承认,直到她说,“那妈妈只能报警了,有人盗刷妈妈的银行卡”。

到这一步,王达才招供,他平时默默记下了周燕在超市购物时输入的密码,然后在玩王者荣耀时,用这个密码登陆进去买英雄皮肤。

为了在游戏中交到朋友,王达需要钱来购买皮肤,也将皮肤赠送给朋友。他一共买过20套,其中的10套都送了出去,“这样我就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了”。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周燕怎么也想不到儿子会干出这种事。王达刚得了小学生奥数杯赛的一等奖,平时乖巧伶俐,也听大人的话。

“那一刻,感觉这个游戏太可怕了,有一种仿佛不是自己儿子的感觉。”

周燕拨打12345市长热线投诉,没想到刚说完“我的儿子最近沉迷一款手机游戏,在游戏里乱花钱”时,那头的接线员立即接话:“您说的是王者荣耀吗?”

交涉到最后,依然是不了了之,对方给出的理由是:公司在深圳,超出了管辖范围。

周燕把家里所有手机、ipad里的王者荣耀都删除了,并且严禁儿子以后玩游戏。她说自己“已经对王者荣耀产生了恐惧”。

5

和周燕不一样,张谦没有忘记当初自己暗下的决心:“做一个开明的父亲。”

他经历过中国游戏产业大动荡的时期,媒体们集体声讨游戏,已经不是第一次。

与之相对应的是2017年6月15日,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官网上发布《关于举办2017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的通知》。通知显示,国家体育总局拟在12月举办比赛,共设6个项目,总奖金82万元。

王者荣耀作为比赛项目之一,设立了冠军10万元、亚军和季军共6万元的奖金。

“所以说,不能用老一套的陈旧观念看游戏。”张谦说。

他把仔仔叫到身边,打开一局王者荣耀的匹配战,决定亲自玩一局。

只花了不到1分钟,张谦就明白了仔仔最喜欢的角色貂蝉的4个技能。他有些兴致勃勃——有件事没有告诉仔仔,小时候自己创造过只用一个铜板就通关街机三国志的记录。

但张谦毕竟只是初学者。才玩了3分钟,他走到敌方的防御塔之下被打死,1分钟后,面前的草丛里两道白光闪过,第二条命又没了。

仔仔在一旁大喊,“爸,快闪现(一种位移技能)。”

张谦还不知道什么是闪现,就再一次阵亡了。

正郁闷着,队友打出两个字:“坑货”。

就像仔仔当时被虐了3小时那样,张谦心中也憋着一股气。仔仔这次耐心讲解,告诉了爸爸当初他“拿命换来”的经验:

“塔和基地不能掉,自己不能一个人乱冲。”

终于,在一次对敌方的包围中,张谦成功用貂蝉杀掉了对方的后羿。在队友的支援下,打爆了对面的基地。

张谦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他终于明白了孩子如此喜欢玩这个游戏的原因——因为它获得胜利和征服是如此容易,你只需要动动手指,就能成为一场战斗的王者。

拿什么来代替王者荣耀?|游戏背后的父子之战

“诗里写,凭君莫话封侯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,描述的是一种悲壮惨烈,但在这十几分钟一局的游戏里,不断有人能成为将领,即使你成了枯骨,也能马上复活。这种获得成就感的方式,是最廉价、最虚无缥缈的一种。我要带仔仔发现更有意义的方式。”

他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,把手机交给仔仔。

“再玩最后一局,明天跟爸爸去打篮球,投篮投进10个才能玩游戏!”

第二天,仔仔完成了投篮任务,出了一身汗。在投进了第10个的时候,张谦看到了他朝天欢呼的样子。

“在很多家长的眼里,王者荣耀可能只是一个游戏。但对于孩子们来说,那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,你要夺取他们的游戏,就要弥补这一块缺失的生活。”张谦说。

也不知是累了还是别的原因,当晚仔仔只玩了一把王者荣耀,就沉沉睡去。

应采访对象要求,张谦、仔仔、周燕、王达皆为化名


标签:拿什么 来代替 代替 王者荣耀 
相关评论

山东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。地址:山东烟台经济开发区 QQ群:35894444 联系信箱:wol2008@vip.qq.com

鲁ICP备16032502号-1